简介戳这
TARS









-文手
-宝钻/APH/疯狂沉迷音乐剧
-诺多全员/法厨/麻袋本命
-CP博爱/雷米英/卢麻
-废话很多/不吃安利
-目前爱好欧洲史
-欢迎点梗

/往日的风华正茂 明日已成过眼云烟

-ME- 梦 [Feanorian中心][摊牌视角]

紧急脑洞来混作业

极短预警

OOC

OOC

OOC






-

Celebrimbor醒来,刺目的光芒使他无法睁开双眼。待他终于适应了屋内的光线,映入眼帘的只有明晃晃的七盏费诺之灯。

……太刺眼了,令人无法入眠。Celebrimbor欲起身熄灭灯盏,却莫名的无法动弹。全身像是被重物压住一般令人无法喘息。他低声呼唤父亲,却无法大声喊出Curufin的名字,企图唤来父亲为他熄灭那刺目的火光。

屋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Curufin走了过来,却没有进入儿子的房间,只是斜倚在门边,眼神冷漠地注视着Celebrimbor床头的灯盏,甚至没有将目光投向他。Celebrimbor挣扎着想要起身,想要看清父亲的神情,可无来由的重压感依然压制着他。

Feanor大步流星地迈进来,在床边欠身。Celebrimbor见祖父走进来,刚想要开口,Feanor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熄灭了第六盏灯,便又无加言语地走出房去。

……而此时,Curufin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

Celebrimbor不解其意,跳跃的光芒却在他的面前逐渐失色,黑暗笼罩了整个屋子,他被突然袭来的睡意蒙上了双眼。

-

悬挂在床头的费诺灯似乎黯淡了许多,Celebrimbor定睛一看——明亮的灯火只剩下三盏。

直觉告诉他,方才一定有人进来过——祖父发明的照明工具,绝不会轻易在非人为的情况下熄灭。

唯有第一、第二与第七盏在黑暗中放射着如烈火一般的光芒。

——那么来的人是谁呢?他这样问自己,可脑袋如同浆糊一般,睡眠不足引起的眩晕感使他无法思考。Celebrimbor坐起来,惊异于自己的身体再一次可以活动,也惊异于这房间的布置是他完全陌生的——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于何处,却自然而然的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这里是曼督斯吗?不。不会的。福乐所笼罩的维林诺不会有死亡降临。Celebrimbor靠在床头,目光锁定在摇曳的灯火,不知所措。

-

他好像再一次的进入梦乡,又再一次醒来了。他甚至觉得这是Irmo和他开的玩笑:他依然在这间房子里,保持着背靠床头的姿势——屋内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是光线黯淡了不少。他转向身后,发现悬挂着的费诺灯又熄灭了一盏——如今只剩下第一与第二盏的灯的光芒温暖着整个屋子。

此时,他看见一个高大的红发精灵无声地走进了房间,当他们之间的距离终于可以让Celebrimbor看清精灵的面孔时,他认出那是Maedhros。Maedhros在他的床边坐下,脸上挂着歉意的微笑。

Celebrimbor在灯光中看见Maedhros的右臂截断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大伯会莫名的失去右手。他将目光移向Maedhros的左手——焦黑,溃烂,像是被严重的灼烧了一般。

……为什么会这样?他读不懂Maedhros的眼神,更不明白他的双手经历了怎样的灾难。……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怎么了?

Maedhros用残存的左手揉了揉侄子的发顶,接着用那只手熄灭了那第一盏灯——脸上写满了无奈与毅然。

……Maedhros的身影随着灯光的熄灭而消失了。紧接着,第二盏灯开始在黑暗中颤抖,失去光芒——可依然亮着。

黑暗吞噬着屋内的所有光亮,Celebrimbor在极度的恐惧中——只能感到自己一点点地在消逝。

-

他睁开双眼,很快地适应了昏暗的光线,便对焦在一个金发男子的瞳孔上。“吾友,“悦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刚才像是伏在案上睡着了,你的脸色十分不好。发生了什么?”

Celebrimbor揉了揉太阳穴,噩梦带来的昏沉依然没有消退,可梦境中的内容他早已无法回忆。

“你多虑了,Annatar。“他说。“只是一个奇怪的梦而已。“






-

一个悲伤的Free Talk

 

好吧让费诺灯看起来暗成这样是我的错。这是一个梦境重叠重置的脑洞……自己在翻知乎的时候觉得好带感啊就写了哈哈,希望文中的暗喻大家都能看得出来……第一层梦境-Feanor熄灯和Curufin冷漠的眼神,参照烧船的时候费诺烧子,而Curufin作为双子的兄弟之一既不知道也没有试图阻止父亲的行为。第二层-Celegorm,Caranthir,Curufin之死。因为这三人是被费诺家族以外的人所杀,故没有出现在摊牌的梦境中。哈哈哈哈第三层很好猜啊哈哈哈哈虐大梅好开心哦【shenme因为是自杀,所以自己来熄灯是必然的啦xxx二梅……二梅好可怜啊二梅……【。摊牌视角而不是二梅视角……可能是因为个人觉得摊牌一个人经历并且旁观了这一系列事情,在纳国也和父亲决裂……总觉得他和第二代Feanorian身上有着不一样的性情,以他的视角来再看一遍这些暗喻会好很多嗯。……其实关于这个脑洞也脑过三家……钙奶视角,和自己玩的兄弟们在梦里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回到维林诺梦里的他们终于回来时,她却没有看到炽焰的身影…………。

解释一点,梦中的摊牌拥有的是在少年时期维林诺的记忆,也就是说——这是在他经历过这些事情后,以曾经自己的视角做了一个预言梦……大概是这样x

文中用了过多的破折号和省略号大概是为了营造梦境中那种粘稠迷离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哈希望大家看得开心紧急脑洞没怎么改过有不妥的地方欢迎捉虫呀x



评论(20)
热度(25)

© 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