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戳这
TARS









-文手
-宝钻/APH/疯狂沉迷音乐剧
-诺多全员/法厨/麻袋本命
-CP博爱/雷米英/卢麻
-废话很多/不吃安利
-目前爱好欧洲史
-欢迎点梗

/往日的风华正茂 明日已成过眼云烟

-ME- 约定 现代AU[Aegnor/Andreth]

渣文投喂@maple 不知道有没有艾特成功otz
现代au设定,人物属于托老,大把大把的bug和ooc和手癌属于我[。]
前提Andreth是以为旅行诗人,路过一个小镇时遇见了Aegnor——
大概就是这样——
真的是糖不要吃出毒。剧情是王菲《约定》这首歌的套路,我真的,超爱这首歌啊天啦噜[。]
如果吃出毒了就去看歌词吧嘿嘿嘿,漏了一句比较关键的[。]对于这句我也写了想看可以私我啊嘿嘿嘿
好了不废话了:)
高能预警

高能预警

高能预警




















窗外下着雨。冷雨一颗颗的敲打在旅馆玻璃上,毫无节奏,杂乱无章。天气很冷,水汽在窗外逐渐凝聚,刹那间灯光摇曳的街道就变得朦胧梦幻。
Andreth窝在窗户下方的长椅中,手捧一本书,不时翻动书页,无声地聆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确实,她没有一秒不在期待着旅馆门厅的熙攘中想起那吉他的音律——尽管他人不知,但每当想起那些旋律都是弹给自己时,Andreth的脸上总是会挂上不易察觉的微笑,对这个无名小镇的眷恋又多了几分。
但她知道自己是一位旅者,总有一天要离开。此时她的情绪又渐渐陷入低谷——她不知道如何向自己爱慕的人开口。因此启程一事一拖再拖,不知不觉也在这住了半年有余。
未过多久,Andreth的思绪被一阵琴声打断,吉他的旋律飘飘悠悠地进入了室内,盖过了窗外的雨声。她放下书,披上外套,三步做两步地来到门厅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懒洋洋脸。
眼前的这个人披着一头乱蓬蓬的金毛,海蓝色的眼睛。衬衫外套了一件圆领的针织毛衣,牛仔裤,马丁靴,着装半点没有发型的不羁。他手中抱着一把民谣吉他,见Andreth出来,早已停止了弹奏,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没等Andreth回过神来,Aegnor已经起身,向围在他一旁前来听他弹奏的旅客们道歉,理由是自己要暂时离开,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冲他们露出一个充满深意的笑容,并指了指一旁的Andreth。
客人们善解人意地散去了,他回过头,望着方才被自己搁置一旁正在生气的Andreth,一脸无辜。
“咱们出去走走吧,恰巧也到饭点了。”
Aegnor将双手搭在女伴的肩上,催促似的将她推进了门外湿冷的空气中。雨已经停了,但寒冷的空气却依然调皮地沿着领口往他们的身体里钻。纤瘦的女孩打了个寒战,欲挣脱开对方双手的禁锢进屋多添件衣物,却被Aegnor按住。他从随身的背包里取出一条羊绒围巾,围在Andreth颈上。
二人在冷清的街道上走着,脚底踏着被雨滴打落的黄叶。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们的背影上,在他们身后拖出两条长长的阴影。两人都没有说话,Aegnor不时回头看看Andreth,思索着今天的她为什么如此反常。往日当他们并肩走在夕阳下时,Andreth会兴致勃勃地向他朗读她那日刚作的短诗,或是牵着他的手轻声地哼歌。如今她却眉头紧锁,不发一语,眼神紧紧地锁定在双脚上,似乎有很重的心事。
天色渐渐转黑,天边的最后一抹红色随着路灯摇摇曳曳地亮起而消逝。Aegnor没有打扰身边人的沉思,他们并肩缓步行走在入夜的街道中,沉默无语。没有人提晚饭的事情。
Andreth无意中回过头,将目光投向身边的Aegnor,浑浊昏黄的路灯在他的脸上打上斑斑驳驳的光晕,灯光在他凌乱的金发间流转,镀上黄金一般的光泽——她一时有些失神,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Aegnor似乎并没有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依然没有止步,片刻之后在路灯无法映射之处停下,回过头,疑惑地望着Andreth,可Andreth无法看清他的神情,映入眼帘的只有一个高挑的剪影——莫名的伤感充斥了她的心,方才在路上想好的话竟一时说不出口。
真的忍心离开吗……
她眼睛一酸,突然冲向前扑入Aegnor的怀里。Aegnor显然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紧接着张开双臂将她拥入怀中,可怀中的女孩竟不明红了眼眶。
他锁紧眉头,试图安抚怀里的Andreth,可似乎无济于事。晚风掠过,初秋的黄叶如蝶舞般飘落,一片片静默地睡在街道上,空空荡荡地街道仿佛只剩他们二人了。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Aegnor扶起Andreth,找了张长椅坐下。“还是有烦心事吗?喝杯热饮或许会好些。”语毕,他起身离开,留下Andreth一人对着漫天飘舞的黄叶出神。
Aegnor再回来时,手中拿着杯尚冒着白气的奶茶和两盒便当。
“回去吧。”

Andreth的房间里,便当盒正在微波炉中打着转。她抱膝蹲坐在床上,依然嚼着吸管不发一语。Aegnor试图开导她,可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叮——”微波炉发出的噪声刺穿了片刻间尴尬的沉默。Aegnor将热好的饭菜递到Andreth眼前,可女孩依然没看他一眼。
“……我要离开了。”
举着便当盒的手凝固在Andreth的眼前,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停滞。Aegnor的神情静止了片刻,又马上恢复正常。……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他继续举着便当,眼底依然保留着调皮的笑意。Andreth花了一些时间怀疑他是否是在装傻,随即绽开一个笑容接过。

第二天清晨,Andreth是被门外的乐声唤醒的,舒缓的民谣渐渐地汇入双耳。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眼前似乎还是Aegnor在临走前轻吻她眼角时的那张笑脸。行李已经收拾好了,整整齐齐地放置在书桌前——也不知什么时候,行李箱上躺了一条带着雨天湿气的羊绒围巾。
Andreth换上出行的衣物来到门外,令她惊讶的是,旅店的门厅没有来来往往的客人,只有眉头微敛Aegnor一人坐在墙角,弹着一支安静的曲子——或许是太早了吧,可在Andreth的印象中,他也从未有如此兴致在清晨弹奏。没等她走上前,Aegnor已经站起身,将纤瘦的女孩拥进怀里。
——他们交换了一个亲吻。结束时,她尤记得Aegnor将湿润的双唇游移到耳边——轻声低语:
“约好明年也回来看黄叶吧。”
“嗯。”
再抬起头时,眼前的男孩又恢复了初见时调皮而愉快的笑容。
——她真想永远的记住。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门牌
还留住笑着离开的神态
当天整个城市那样轻快
沿路一起走半里长街

还记得街灯照出一脸黄
还燃亮那份微温的便当
剪影的你轮廓太好看
凝住眼泪才敢细看

忘掉天地仿佛也想不起自己
仍未忘相约看漫天黄叶远飞
就算会与你分离 凄绝的戏
要决心忘记我便记不起

还记得当天吉他的和弦
还明白每段旋律的伏线
当天街角流过你声线
沿路旅程如歌褪变

就算你壮阔胸膛不敌天气
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评论(8)
热度(9)

© 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