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戳这
TARS









-文手
-宝钻/APH/疯狂沉迷音乐剧
-诺多全员/法厨/麻袋本命
-CP博爱/雷米英/卢麻
-废话很多/不吃安利
-目前爱好欧洲史
-欢迎点梗

/往日的风华正茂 明日已成过眼云烟

随笔【Aegnor/Andreth】(现代AU)

随音-kaze:

首先…这篇东西我是回应 @ilec 互相伤害的产物…感谢她把我的小小脑洞写成陨石坑…【bu】设定为现代AU的Andreth一人,视角为第一人称。反正是互相伤害嘛就不要在意还虐不虐了(标准微笑)
—————————————————————————————————————————————————————————————————————

  现在是下午17时30分,外面的天空阴沉极了,乌云密布,气压很低,闷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才刚刚从那张散发着霉味的小床上醒来,昨夜的加班让我倍感疲倦,想想明早我还要去见他哥哥,我觉得身体更重……噢,当然他哥哥Finrod是个很好的人,我真的一点也不嫌弃他,他还帮过我许多忙,说真的我还真羡慕他有个这么亲切温暖的兄长。
  说起来我还没提起他的名字,他叫Aegnor,是我的恋人。准确来说,是已故的恋人。
  我认识Aegnor也有挺长时间了,他生前是个很有魅力的大男孩,留着一头柔顺卷翘的金色长发,浓密的长眉上生着一双浅浅的灰蓝色眼睛,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洁白的排牙,性格很温和但不拘束,会逗人开心,如果他去参加沙滩派对,他绝对是让女孩子们踏着水追逐嬉戏的完美对象。
  然而,就是这样如阳光般的他,在一次航空事故中失去了生命,我也如失去了我生命中最耀眼的光芒。
  
  我倒在沙发上,将自己深深地陷入其中。磨砂上,还留有他的味道,他的痕迹。我把玩着随手扔在沙发上小花发夹,那是他嫌我的长发经常遮住视野不方便而送给我的,他管那种花叫做Niphredil,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Aegnor是个浪漫的人,起名字总是很有诗意。
  我看着小花,外面的天越来越黑,气也越来越低,低得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好像有人在揪住心脏上的一层皮膜……我有点害怕,可又不知道为何害怕,毕竟没有什么再值得我去感到恐惧的了,除了厕所旁边能遇见几率极低的大蜘蛛。
  终于,天压抑不住了,貌似有人戳破了一个装满水的气球,倾盘大雨,水瞬间填满了这个世界。
  我闻到了一股腥味,来自外面世界的腥味,如潮水般洪涌而来的腥味。我突然打了个寒颤:Aegnor死的那一刻是不是也闻到了一股腥味?一股即将陷入永恒黑暗与孤独的腥味?
  啊,我的眼泪留下来了,不是因为我害怕死亡,而是——孤独实在太悲伤了……你看啊,至少Finrod还有他的兄弟姐妹、以及我我还记得Aegnor,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都一个不剩地死去了呢?还有人会记得他吗?有人曾经知道有个长得那么俊俏明朗的男孩吗?我记得我听过一句我最不想知道但是又最明白的话:
  人的一生会死两次,一次是生命,一次是记忆。

  当你死在了人们的记忆中,你就真的完全死了。

  Aegnor不是爱因斯坦,总有一天他会完全死掉,就像那句该死的话所说的那样,我也一样。
  我蜷起身子,缩在沙发里,感觉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大黑洞,他什么都吸,亲情、友情、爱情、金钱、名利、人生、梦想、欲望通通被吸进去…但是它唯独吸不走两样东西:悲伤、孤独。
  
  当你想一个人,想到发疯,就恨不得自己真的疯了……
  
  我去给自己做个汉堡,毕竟吃饱了就会感觉到睡意,有了睡意就好休息了,至少我还能梦里见到他,拥抱早已消失的他……
—————————————————————————————————————————————————————————————————————

瞎逼逼:来啊我们互相伤害吧【微笑】

评论(10)
热度(8)
  1. TARS随音-kaze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的名字是‘互捅二人组’!!!我们的口号是:来互相伤害吧!!!!!!!!!!!!

© 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