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戳这
TARS









-文手
-宝钻/APH/疯狂沉迷音乐剧
-诺多全员/法厨/麻袋本命
-CP博爱/雷米英/卢麻
-废话很多/不吃安利
-目前爱好欧洲史
-欢迎点梗

/往日的风华正茂 明日已成过眼云烟

-ME-Nothing is the same as before[Feanor/Nerdanel]

  • !人物与诺多的荣耀属于托老,我的只有大量奇怪的私设与OOCOOCOOC!文笔剧渣!!!不喜误入!!本篇投喂 @随音-kaze 大美女作为互捅二人组一员的基本修养,脑洞属于她,虽然重度跑偏,因为真的不会描写战场啊原谅我吧……!

  • 我印象之中星下之战的时候太阳和月亮还没升起……

  • 我也知道我私设的Olorin服装品味很奇怪。








白发的男子立在Feanaro曾经的宅邸前,八芒星的徽纹依然燃烧着,而空旷的家宅却不及曾经的喧闹。

——寂静的花园杂草丛生,无人照料,大块的石料七横八竖地散落其中。

其景有如烈焰燃尽后的袅袅余烟。

他迟疑了许久,最终迈开了步伐,像是不愿搅动沉淀的空气,他悄声来到内门之前。暗紫色的斗篷划过,卷起地面层层的尘埃。

金属敲击硬物的声音在厅堂中回响,他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打扰。——一位妻子,母亲,用自己的方式在为自己的丈夫与儿子做最后的祈祷。就像一支歌,为被诅咒所笼罩的将死之人所谱写的交响。

——他不得不打断她。

半晌之后,声音停止,Nerdanel将门朝内拉开,正想迎他进去,却愣在了门口,似乎还未从自己的作品中回过神来。

“……Olorin大人,我应该记得你的。我们曾在Nienna大人的住处见过……请进,我的最后一个作品即将完成。若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还请你稍等。”红发的雕塑家说着信步迈进了自家的厅堂,不一会就消失在廊道昏暗的尽头。

Olorin朝她消失的方向露出一个笑容,开始环顾整个厅堂。即便维林诺依旧处在黑暗之中,她依然没有点几盏灯。只有角落的一处未完成的石雕旁,费灯闪着光芒。

他走上前,仔细地端详那座石雕:白色的大理石像是起了火,在Feanaro棱角分明的脸庞燃烧!他的眉梢高高挑起,眼神执着而疯狂,额前的三颗精灵宝钻像是真正闪着撕裂黑暗的光芒。一樽未经打磨的,逼真的石像——即将完成了。

她说那是她的最后一件作品,她的丈夫,伟大的锻造师,疯狂的弑亲者——光明的创造者:Curufinwe Feanaro!

Olorin将目光投向别处,七座被暗红色天鹅绒所覆盖的雕像静静地围在一旁,所在之处暗流涌动。他们被称为Feanorian。坚定地追随着自己的父亲而踏上了未知之路的、被诅咒的埃尔达:战士、歌者、猎手、锻造师——弑亲者,被褫夺者。她的儿子们。

脚步声从廊道处响起,Nerdanel出现了,手中端着不多的饼干与干果。她请Olorin在身旁坐下,自己则重新回到作品当中。

可她却莫名的无法再集中精神,双手颤抖着——举起后随即又放下了。就像有一股撕裂灵魂的火焰消失了,空气中的喧闹一瞬间停止。那雕像从面部开始开裂…直至其底。Nerdanel愣在那里,她的双手还楞在空中,一时显得有些手无足措。

”Feanaro死了。他的形貌将永不出现于阿尔达,他的亡魂也始终将受到Mandos的监视。‘’在寂静中,Olorin开口。

Nerdanel没有抬起头,只是将脸埋进手掌中,眼泪无声地滑落。

她的最后一个作品永远无法完成。


——————————————————————————————————————————————————————————————


Feanaro倒下了,他已没有出师是盛气凌人的姿态。血淋淋的伤口触目惊心。Maedhros与Maglor扶着他,使他可以勉强坐起。

其他的Feanorian半跪在他们父亲身旁,神色凝重,却不知该做出怎样的举动。他们根本不愿意相信强大而狂妄的Curufinwe,他们的父亲也会裹尸沙场。

……大概是复仇的意志支持着他,Feanaro的双唇蠕动着,一遍又一遍地诅咒着他眼前的三座高峰,与坐镇其中的黑暗魔王。

他命令他的儿子们发下无法逃避的誓言,最终被其意志所撕裂,化作灰烬,随风而逝。











……Feanor的死写的很草率……………………太草率了……………………

评论(10)
热度(20)
  1. 随音-kazeTARS 转载了此文字
    然而我没有想到你脑洞有那——————么大。。。可以!

© 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