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戳这
TARS









-文手
-宝钻/APH/疯狂沉迷音乐剧
-诺多全员/法厨/麻袋本命
-CP博爱/雷米英/卢麻
-废话很多/不吃安利
-目前爱好欧洲史
-欢迎点梗

/往日的风华正茂 明日已成过眼云烟

写给独有er520的表白。想想还是搬上来吧w

已经不知道以这样颓唐的姿态在曼督斯的殿堂生活了多少时日。可每天睁开眼,脑海中总会浮现出我们最后一次在爱露因湖边相见——我姗姗来迟,夜色中你的侧影显得娴静而单薄…


大殿中熟识的亡灵日渐减少,无尽的黑暗中,Feanor和他的儿子们最终也从这里消失,而我却依然不曾想过离开。每日停驻在Miriel夫人华丽的织锦之下,指尖抚过柔软的绸缎,回忆那位鸦羽般的乌发间点缀星辰的女子,回忆我们短暂的,没有交集的过往。

每一天,织锦上的内容都在增加…直到我看见Turukano的女儿与一名人类的儿子踏上了蒙福的地域,他有着来自Idril的闪耀金发,来自Tuor勇毅与恒心。他手持精灵宝钻,来向精灵与人类陈情。

这使我陷入了自责与痛苦的泥沼中。我原本可以带着你去往没有战火的地方,过上彼此都渴望的生活!即便我不像我的家人那样有着对未来强大的感知能力,或许我会如Luthien那样放弃永恒的生命,与你同寿。但至少我没有辜负一位深爱着我的人类女孩的短暂一生!一如赠予了我爱一个人的权利,可我却没有珍惜。我渴望你的谅解。母亲赠予我的名字是“命运的战士”,我生而为炽焰,为燃尽黑暗而生。身为一方领主,我也没有理由在战时离开我的兄长与子民。

Findarato曾告诉过我,当埃努的第二乐章来临之时,我们便可相见。即便那时,人类成为阿尔达的主人,而精灵则只是匆匆过客…

在亡灵的殿堂中每度过一日,你的容貌便在我心底刻画得更为清晰。我爱你,Andreth。期待与你相见之时。

bug解析: 1.这篇文是以亡灵Aegnor的视角来写的,所以依然会涉及到芬安辩论中精灵与人类生死的问题。文中没有给出解释是因为我懒【?】因为把表白扯成辩论这种东西真的很蛋疼啊喂。 2.发给对方的原版是没有其中的一段的【可以猜一下w】后来想想如果给他在做一次决定他依然会选择战场的。因为个人理解他不会是一个这样自私的人。【作为一方领主打仗的时候带着小姨子?跑了的确是一件蛮自私的事情】Andreth是他的挚爱,这没错。但是他母亲赠予他的名字是命运的战士,诺多会为了保卫家园而战斗,即便战死沙场,也要用烈火将黑暗燃尽。不过,这样加上一段挺突兀的我觉得。 3.其他的各位尽管捉虫吧哈哈哈。
评论
热度(1)

© 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