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戳这
TARS









-文手
-宝钻/APH/疯狂沉迷音乐剧
-诺多全员/法厨/麻袋本命
-CP博爱/雷米英/卢麻
-废话很多/不吃安利
-目前爱好欧洲史
-欢迎点梗

/往日的风华正茂 明日已成过眼云烟

-MiddleEarth- [宅牙友情向的吸血鬼AU]

大概想好了完结但对于内容一点想法都没有啊……绝对是HE【。大量二次设定…AU设定所以请各位闪避随时扑面而来的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次!文笔极差……不喜尽量别喷吧,嗯。

  • 楔子

一个金色的身影在树林中无声地行动着,身体全然曝露在即将落尽的残日之中。

Finrod心意消沉地行走着,脑内回荡着Amarie歉疚的声音。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理智告诉他,他不应为此事对那个女孩产生任何负面的想法,他也无权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即便是他最爱的人。他垂着头,双眼紧盯着自己的靴尖,不时踢起几片落叶。

这个林子有一种力量,这种力量驱使着他来到这里,低矮却有着错综繁杂枝条的树木总能让他感到安心,树林的空气潮湿却清新。清晨,阳光透过林荫的间隙洒进来,交织缠绵,形成斑驳的光影。Finrod常在这时坐在树下的岩石上,他隐匿在林荫之中,观察大大小小的阴影在发间跳跃,感受光从指间流过带来的短暂灼烧感。此刻,即便夜晚的空气不及清晨的活跃,却也静谧和谐,只能听见风掠过老林,树叶互相碰撞发出的沙沙声响,地上的枯叶被有意放慢的步伐折断。

………脚步声?Finrod疑惑地停下了脚步,离奇的脚步声也随之停止。这声音不可能出自他的脚下,Finrod十分清楚,只要他想,即使是成堆的麦穗和干草,他也可以悄无声息地快速行过。这更像是野兽捕猎时俯下身即将给予对手致命一击时缓慢行走的声音……肩胛处撕裂般的疼痛打断了Finrod的思绪,他猛地转过身,对上了一双在夜色中泛着绿色荧光的眼睛,野兽的嘴角淌着涎水,犬齿上带着鲜血,口腔中腐臭的气体喷在他苍白的脸上。

金发的男人神情刹那间扭曲,却扯了扯嘴角。

 

 

脚步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重物拖行在草地上发出的巨大声响。

这是一个Finrod从未来过的地方,他对林子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这样的环境,自刚刚的插曲结束后,他便开始无法辨认自己身在何处。

一个人类幼童迷茫的站在他的正前方,眼神焦躁而无助。 他抱着一丝问路的希望走上前,在女孩的面前蹲下,带着一如既往对待人类的微笑端详着她。女孩抬起头,愣了两秒,瞳孔迅速地缩小,哭了出来。Finrod正想伸出手揉揉女孩的发顶,转眼间便看到她大哭着往林子的深处跑去。他迅速站起身,想冲上前去叫住女孩,提醒她可能会迷失在森林中,却看到了自己的沾满粘稠鲜血的手和残破的衣袖,袖子的缺口露出手腕上的一道道划痕,伤口缓慢地自动愈合…鲜血却大股大股地涌出来。Finrod这才意识到他的样子是有多么的狼狈:肩胛处血肉模糊,天青色的长袍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他的左手拖着一具豺狼的尸体,在地上擦出一道极长的痕迹。究竟是有什么目的使自己将这样一具尸体拖行至此,Finrod自己也不能作出决断,但他的确是一天也没有进食了,即使是下不了口,却也在这片林子中迷失了方向。总有可用之处,他这样想。

女孩的逃离令他颇为沮丧,他喜爱人类,因而从不食人血。Finrod甚至自嘲地认为自己终于有了些吸血一族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人类遇见他并非主动搭讪而是哭着逃离。

无路可走——他迷失在了一片无人烟且猛兽出没的树林里。抬头,夜已深,皎洁的月光洒在他染了血的金色长发上,此刻的Finrod更像一个天使,却来自地狱。树林的上方,有一处月光无法触及,高塔的尖顶隐没在大片的阴影中。他愣住了,视线聚焦在塔尖,接着毅然地朝林子的深处走去,手中的尸体在地上拖出长长的血迹。

 

 

叩门的声音回荡在城堡的连廊中。

Turgon从女儿的床边坐起来,吹熄了烛火,吻了吻熟睡的Idril的脸颊,轻轻掩上房门。

他疑惑地来到城门前,将大门拉开一条间隙。待他终于看清了门口的人,他不禁胆寒:Finrod浑身是血的站在他的城堡门前,神色疲惫不堪,衣衫破败,手中拖着一条气绝的豺狼尸体。尸体的死相令人毛骨悚然,上下颚似乎被用力的撬开,无法合上,血水和唾液从口中不断淌出来,后腿被折断了,无力地垂着。Turgon仿佛从它上翻的眼球中看到了修罗。

“Findarato?”长久的沉默后,城堡的主人终于开口。

可对方对他的质问不予理会,径直朝大厅的阴影处走去。

 

如果有错字的话直接告诉我……lo主是手癌晚期患者……同时眼癌检查不出来……。故事的前情大概是Finrod【喜爱人类,渴望拥抱阳光,讨厌犬科动物,因为自己的人类同伴曾被狼杀害,自己同时也受了重伤】向Amarie【人类】表达爱意并向对方提出想同化【雾】的意愿却被拒绝。这里的Elenwe在设定中也是人类,在生下Idril后同意与Turgon永远相守却在初拥过程中被Turgon误杀,留下了年幼的Idril【混血,大概是需要以血为生但不怕阳光,需要睡眠,寿命有限】。因此Turgon对女儿极为疼爱并且在后来有些反对女儿与Tuor在一起。【他们的故事大概以后会有吧……这里就不剧透太多了w……Elenwe的墓也会在后面出现哦(ni】

  • 补全剧情

“Turvo,你是哪来的勇气将那具尸体扔在大门不做处理的。”卧室门被叩开时Turgon正借着烛光阅读。Finrod斜倚在他的门边,手指随意的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他又恢复了自己原来整洁如新的样子。

“我还没问你将它带回来的目的。第二,你让我以为那是你的猎物。”Turgon头也不抬。

“你知道我最讨厌犬科动物。”

“………………”

Finrod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大步离开了房间。

正当Turgon以为对方不再会找茬而继续专注于阅读时,恶臭的重物压在了他的脸上。

门外的Finrod愉悦地拍了拍手,抱起扒在门边观战的Idril,顺势捏了捏她胖嘟嘟的小脸。“来,堂叔带你去睡觉,atar今晚没法陪你了哟。“女孩顺从地依偎在他怀里,蹭了蹭他的颈窝。

Turgon黑着脸抹去脸上的口水。


-TBC-

_(:зゝ∠)_



评论(3)
热度(13)
  1. IodilnaireTARS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梗简直……生日贺收到我好感动呜呜呜……谢谢必炎erヽ(○´∀`)ノ♪

© 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