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戳这
TARS









-文手
-宝钻/APH/音乐剧/SW
-诺多/法厨/麻袋本命/Kylo Ren
-CP博爱/雷米英/卢麻/Kylux/ER
-废话很多/不吃安利
-目前爱好欧洲史
-欢迎点梗

/断更

【ER】仿生人会梦见酒鬼吗?[银翼杀手AU]

-复制人Ex人类R

-OOC警告!!写得很丑

-没有任何剧情,只是一个复健的片段,特别短(是亲亲

-想说的在文末


他的话还没结束,安灼拉便推开门走了进来,神情凝重得像是要计划炸毁卢浮宫。一瞬间房间变得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识相地闭了嘴。古费拉克好像心虚的孩子般愣在原地,他盯着安灼拉,没再说下去。

“你迟到了,安琪。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安灼拉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向了小角落里的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看着那个太阳神一般的复制人向自己走过来,肾上腺素一阵猛升。他吞了口口水,没来由地觉得紧张——安灼拉奇怪的举动让他感到困惑——他不是没有在安灼拉的脸上见过...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生日礼物!!!!!我爱死您了!!!!!!大家快去关注这个帅哥!!!!!(50fo他就点梗嘻嘻嘻)

PutDownYourWeapon:

塔斯生日快乐:

画给朋友的ER,动作有参考,画得像屎一样。。。是真的gay shit,算了就这样,打死我都不打tag(撞墙)我赶紧睡觉去!

瞎搞🎵

听说这样可以召唤死神?

-ME-哨向AU/炽安 [片段]

-满足一下自己喷发的脑洞

-私设成山

-OOC

-bug满天飞


【“你在逃避结合热,”安格罗德说。艾格诺尔光是试图听清楚自己的兄长说话便已经耗光了他的全力,可笑的是他竟然还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丝无奈的意味。

“是…没错。”安格罗德扬起了自己一边的眉毛,似乎有些惊异于弟弟罕见的坦诚。“……但是不可能…她是人类…我不可能……因为我自己…耗…”

他说不下去了。持续的高热,周围世界的高速运作让艾格诺尔的精神世界崩溃的一塌糊涂。窗外在下暴雪,雪团砸在玻璃窗上的声响在他听起来就像是在爆炸,他伸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鼻子,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挂满了汗珠,此刻他才感受到它们一...

-ME-宝钻50题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终于抽时间来写了…

1. 昵称?
Tars

2. 何时看的《宝钻》?
2015年年初

3. 看《宝钻》的契机?
被阿爸捎去了霍三的首映,瞬间爆炸,瞬间入坑

4. 有看完《魔戒》么?
六刷了!电影没补完,书太好看了

5. 看有关中土作品的顺序?
指环王1——霍比特人3——宝钻——魔戒123——胡林哉【没看完】——未完的传说

6. 有收藏中土的作品吗?
英文版LotR的红皮书【三册一本的那个】
霍比特123设定集
港版/文景版宝钻
文景版魔戒
英文版/在马来西亚无意中购入的插图版霍比特
文景版UT
胡林的儿女【好老的一本…从家里翻出来的】

7. 最喜欢哪部作品?
宝钻宝钻宝钻宝钻宝钻

8. 最喜欢《宝钻》的哪...

-APH-伦/敦大雾[英自述]

那是在伦敦。
雾很大,破碎的雨点和翻滚着的灰霾融在一起,令人无法看清方向和前路。天空中灰与黑纠缠着,变换着,宛若汹涌的洪流。

或许您对会我的言论表示出愤怒亦或是不理解,但请让我坦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伦敦,它的确如此。

…这也是我那时离开伦敦的原因。整个城市充满了病态——我无法辨认出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防毒面具压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金发也好黑发也罢,每一个人都是如此。面具上那两个黑色的深洞甚至透不出藏在它后面的那双眼睛的神色,不过我想那一定是焦急的,恐惧的。

…这不难,从人们匆匆的行进姿态就可以看出来。

我常害怕地想,那一双双眼睛会不会和面具一样空洞无神。

我在这个岛屿上生活了如此之久

-ME-真正的结局[旧坑重启]


他看见Finrod浅金色的头发一点点融进初升的日光中,化作折射着光芒的细碎粉末。接着是他的面容,湛蓝的双眸……
直到他完全消失在Turgon的面前。
在作为人类的Finrod消失以后,化身为吸血鬼的他也自此消失了,甚至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

Turgon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样的梦所折磨了。
自那天以来,他几乎每日都能梦见Finrod坐在城堡房顶上与他的那一次谈话。Turgon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来到窗边。
柔和的月光从窗口落进来,洒在安睡于摇篮中...

-ME- 梦 [Feanorian中心][摊牌视角]

紧急脑洞来混作业

极短预警

OOC

OOC

OOC


-

Celebrimbor醒来,刺目的光芒使他无法睁开双眼。待他终于适应了屋内的光线,映入眼帘的只有明晃晃的七盏费诺之灯。

……太刺眼了,令人无法入眠。Celebrimbor欲起身熄灭灯盏,却莫名的无法动弹。全身像是被重物压住一般令人无法喘息。他低声呼唤父亲,却无法大声喊出Curufin的名字,企图唤来父亲为他熄灭那刺目的火光。

屋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Curufin走了过来,却没有进入儿子的房间,只是斜倚在门边,眼神冷漠地注视着Celebrimbor床头的灯盏,甚至没有将目光投向他。Celebrimbor...

-ME- 脑洞混更[你为什么会没有男/女朋友]

多CP
A4A注意

“那天我和Angarato在玩扑克,
他说,
赢得那个人可以在对方身上任何部位写任何话。”

那一夜,擅长牌技的Morifinwe,在堂弟的胳膊上写了两百多句“你大爷的”。

-

“曾经Irisse问我
想不想尝尝她今天的唇膏的味道?”

求知欲很强的Turcafinwe,吃掉了Irisse半管唇膏,觉得味道一般。

-

“曾经在维林诺的时候,
和Findo约会到很晚
他跟我说家里的门已经关了
不知道怎么回去。”

不信邪的Nelyafinwe
花了十五分钟敲开了第二家族的房门
然后和Nolofinwe谈了一个晚上的心。

1 / 3

© TAR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