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戳这;)
你好啊我是必炎☆












◆宝钻/Fate/APH/陈奕迅◇
◆钻圈老透明/无良挖坑文手◇
◆诺多全员厨/仏厨/闪厨◇
◆仏英/闪恩/炽安/纳国贵乱◇
◆混乱邪恶◇
◆KY脑残鉴定出门右拐:)◇
◆欢迎点梗◇
◆今天也希望不被嫌弃。◇

-ME-哨向AU/炽安 [片段]

-满足一下自己喷发的脑洞

-私设成山

-OOC

-bug满天飞


【“你在逃避结合热,”安格罗德说。艾格诺尔光是试图听清楚自己的兄长说话便已经耗光了他的全力,可笑的是他竟然还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丝无奈的意味。

“是…没错。”安格罗德扬起了自己一边的眉毛,似乎有些惊异于弟弟罕见的坦诚。“……但是不可能…她是人类…我不可能……因为我自己…耗…”

他说不下去了。持续的高热,周围世界的高速运作让艾格诺尔的精神世界崩溃的一塌糊涂。窗外在下暴雪,雪团砸在玻璃窗上的声响在他听起来就像是在爆炸,他伸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鼻子,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挂满了汗珠,此刻他才感受到它们一...

-TARS-长期点梗[占tag抱歉]

暑假慢慢复健,这两个月先攒着梗XDD

关爱三党从你我开始。

文风见主页,挺辣鸡的别嫌弃。

你们的Tars(曾经的ilec)说她要复出。

点梗起因是要给学妹投喂…


-宝钻

CP向/非CP向/正剧/AU等都是可以接受的x

不吃ABO等生子向设定。弓盔弓/安摊安/泉花泉/奇怪的拉郎都不吃也不写。

主三家攻相关。原著向各种各样的bg我都爱^q^

爱好是一家!!【prprprprpr

其实更喜欢原著向!希望这一次可以得到美好的梗!!【yoooo

还有一个目的是勾搭宝钻圈的小可爱!!【看我高举的小短手


-Fate

闪恩(双王也吃就是把握不好…见谅。)

标准同上。...


-ME-宝钻50题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终于抽时间来写了…

1. 昵称?
Tars

2. 何时看的《宝钻》?
2015年年初

3. 看《宝钻》的契机?
被阿爸捎去了霍三的首映,瞬间爆炸,瞬间入坑

4. 有看完《魔戒》么?
六刷了!电影没补完,书太好看了

5. 看有关中土作品的顺序?
指环王1——霍比特人3——宝钻——魔戒123——胡林哉【没看完】——未完的传说

6. 有收藏中土的作品吗?
英文版LotR的红皮书【三册一本的那个】
霍比特123设定集
港版/文景版宝钻
文景版魔戒
英文版/在马来西亚无意中购入的插图版霍比特
文景版UT
胡林的儿女【好老的一本…从家里翻出来的】

7. 最喜欢哪部作品?
宝钻宝钻宝钻宝钻宝钻

8. 最喜欢《宝钻》的哪...

-APH-伦/敦大雾[英自述]

那是在伦敦。
雾很大,破碎的雨点和翻滚着的灰霾融在一起,令人无法看清方向和前路。天空中灰与黑纠缠着,变换着,宛若汹涌的洪流。

或许您对会我的言论表示出愤怒亦或是不理解,但请让我坦白。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伦敦,它的确如此。

…这也是我那时离开伦敦的原因。整个城市充满了病态——我无法辨认出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防毒面具压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金发也好黑发也罢,每一个人都是如此。面具上那两个黑色的深洞甚至透不出藏在它后面的那双眼睛的神色,不过我想那一定是焦急的,恐惧的。

…这不难,从人们匆匆的行进姿态就可以看出来。

我常害怕地想,那一双双眼睛会不会和面具一样空洞无神。

我在这个岛屿上生活了如此之久...

-ME-真正的结局[旧坑重启]


他看见Finrod浅金色的头发一点点融进初升的日光中,化作折射着光芒的细碎粉末。接着是他的面容,湛蓝的双眸……
直到他完全消失在Turgon的面前。
在作为人类的Finrod消失以后,化身为吸血鬼的他也自此消失了,甚至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

Turgon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样的梦所折磨了。
自那天以来,他几乎每日都能梦见Finrod坐在城堡房顶上与他的那一次谈话。Turgon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来到窗边。
柔和的月光从窗口落进来,洒在安睡于摇篮中...

-ME- 梦 [Feanorian中心][摊牌视角]

紧急脑洞来混作业

极短预警

OOC

OOC

OOC


-

Celebrimbor醒来,刺目的光芒使他无法睁开双眼。待他终于适应了屋内的光线,映入眼帘的只有明晃晃的七盏费诺之灯。

……太刺眼了,令人无法入眠。Celebrimbor欲起身熄灭灯盏,却莫名的无法动弹。全身像是被重物压住一般令人无法喘息。他低声呼唤父亲,却无法大声喊出Curufin的名字,企图唤来父亲为他熄灭那刺目的火光。

屋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Curufin走了过来,却没有进入儿子的房间,只是斜倚在门边,眼神冷漠地注视着Celebrimbor床头的灯盏,甚至没有将目光投向他。Celebrimbor...

-ME- 脑洞混更[你为什么会没有男/女朋友]

多CP
A4A注意

“那天我和Angarato在玩扑克,
他说,
赢得那个人可以在对方身上任何部位写任何话。”

那一夜,擅长牌技的Morifinwe,在堂弟的胳膊上写了两百多句“你大爷的”。

-

“曾经Irisse问我
想不想尝尝她今天的唇膏的味道?”

求知欲很强的Turcafinwe,吃掉了Irisse半管唇膏,觉得味道一般。

-

“曾经在维林诺的时候,
和Findo约会到很晚
他跟我说家里的门已经关了
不知道怎么回去。”

不信邪的Nelyafinwe
花了十五分钟敲开了第二家族的房门
然后和Nolofinwe谈了一个晚上的心。

-ME- 魔药 [HPau] [熊费]


 @DandelionDragon 太太的點梗

鞋跟撞击木质地面的声响在昏暗的地下室中回荡。一节课方开始,金发的魔药课导师在课室中无言地踱步。半晌,他开口道:“为了帮你们更好的完成N.E.W.Ts测试——孩子们。我们来复习此前学过的内容。”
教授拖着臃肿的身体不紧不慢地回到讲台前,继续道:“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在你们还只有这么高的时候,”说着,他伸手在前胸比划了几下,“我曾教给你们一种简单药剂。这种药剂通常用于治疗疥疮——普通巫师家庭常备的外用魔药。”

“不过是他自己懒得教授我们新知识罢了,说的倒是好听。”台下的一个角落,年长的斯莱特林在桌子下轻轻地扯了扯兄弟的衣摆,悄声表达了自己...

-ME- 选择 [Feanorian中心]



-
阿尔达最后的声响是在火舌的叫嚣中结束的。

-
声音再次响起是在浓稠的黑暗中穿透而来的。
“Nelyafinwe Maitimo。”沉重的声音如一双手敲击在低音琴键上。“吾名Námo,在吾之殿堂以监视汝等,并为获准重生的Quendi重塑身躯,就如Findarato那般。”
他应该知道的,Feanorian不再拥有从这里走出去的资格了。
“或许汝应该获悉,汝之兄弟的躯壳仍于中洲徘徊不愿离去。”
Kanafinwe…
“但祂的灵魂已被许下的誓言践踏得残破不堪。”
Kanafinwe拥有着Feanorian中最强大的心灵,所作的Noldolante记叙了Kanafinwe本人所犯下的种种罪名…
“…若是...

-ME-长者の教诲【中秋节贺】

长者の教诲

你们呀,我感觉你们埃尔达还要学习一下,
你们非常熟悉维拉那一套的系统,
你们毕竟还too young,明白这意思吧?
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了,见的多了!
西方哪一个维拉我没打过?你们要知道,那个大君王曼威,
那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我跟他谈笑风生。
所以说精灵啊,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晓得不晓得嘎?
我真是替你们着急啊!你们有一个好,
阿尔达跑到什么地方你们比其他种族的精灵跑的还快,
但是问来问去的问题啊,都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懂了没有啊?识得唔识得呀?
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跟你们讲。
我不是西方的大能,但是我见得太多了,...

1 / 3

© TARS | Powered by LOFTER